Joe Macmillan

微博ID:努力中的厉钺潇
QQ:2934981534欢迎来勾搭
间歇性踌躇满志,长期性混吃等死

占tag致歉 语c群宣
毒液语c群,禁小白
不限cp向,不限重皮
我希望能有共生体来玩

【韩杨/巍澜/生面】低温烫伤·三

本文涉及白宇/朱一龙角色水仙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cp:韩沉x杨修贤

    沈巍x赵云澜

    罗浮生x夜尊

设定:韩沉杨修贤,罗浮生夜尊角色水仙;赵云澜有参照剧版设定;韩沉赵云澜警校同学;有自定事件,涉及丧尸

ps:本章主巍澜,轻微血腥描写,结尾涉及少量生面



巍澜而人跟着明鉴的指示走到了黑影所消失的巷子,在现在光污染严重的时代,巷子里硬是没有丝毫灯光,就连月光也只是稀薄的洒了进来。本是刚刚入秋的季节,巷子里却是潮湿阴冷,明鉴的反应也是越来越强烈。沈巍伸手一握将斩魂刀化作短刀反挡在胸前,将赵云澜护在身后。

 

“果然这东西还是无处不在啊。”

 

赵云澜掐了烟从怀里掏出镇魂鞭,凌空一甩寒气瞬间被驱散了一部分。与此同时,唯一能照明的月光也消失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沈巍下意识的回手握住赵云澜的手,眉头紧蹙生怕弄丢了后面的人。赵云澜也感受到了沈巍的不安,拉着他的手:“放心,我在。”

 

“是吗?你在哪里啊?昆仑。”

 

本应该是沈巍的声音,但是听起来却沙哑粗糙,仿佛是被揉碎的破纸刮过冰面的声音,刺耳渗人。‘沈巍’回过头看向赵云澜,脸颊上的肉似是被虫子蛀空,露出白骨,眼睛空洞流出血液。没给赵云澜惊讶的时间瞬间挥刀,短刀凭空伸长变成斩魂刀,冲着赵云澜的面门劈去。

 

恢复记忆之后山圣之力也跟着回来,反应比人类迅速得多,从怀中掏出画好的符闭眼念诀。符咒幻化成盾挡住了斩魂刀,趁着空隙赵云澜起身一跃,蹬着旁边的墙纵身跳到那人身后,挥起鞭子缠住那人的脖子。手腕用力一收,鞭子上瞬间燃起蓝色火焰死死的勒住那人的脖子。脑海中迅速思索着会是谁,夜尊已被重伤失了能力,冥界元气大损,怎么会突然出现这般怪物。

 

“哈哈哈哈,不愧是大荒山圣啊,即使没了镇魂令这镇魂鞭的威力也丝毫不减。”再度开腔,脖子被勒住声音变得更加尖锐,骨头被勒的嘎吱作响却是无动于衷的回过头看着赵云澜,“只可惜啊,你现在杀不了了我,送你去和斩魂使陪葬吧。”不等他话说完,赵云澜猛地收紧鞭子,鞭子上的火焰燃烧更甚,竟是直接勒断了他的头。头颅滚落到地上,身子也晃晃悠悠的倒下。

 

“反派死于话多,没听说过吗?”冷眼看着已经死了的怪物,转过身刚想离开只听见后面又传来了声响。明明已经身首异处,那张破嘴却又开始说话:“我都告诉你了,在这里你杀不死我。”经历过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的昆仑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回头好悬没犯心脏病。

 

身体正抓着头发把头颅拎在手里,碗口大的伤口还在不停往外涌着鲜血。“你他妈的是刑天吗?”闪身躲开那脑袋吐出来的东西,果不其然地上被腐蚀出一个大坑。背后突然闪过一丝冷气,本能回身抬手挡住,胳膊硬生生接下一掌。山圣之力护体,虽有疼痛感但还是伤不到赵云澜的。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掏出枪且战且退,另一只手挥着鞭子挡下斩魂刀。身子都快被打成筛子了却还在不停的挥刀冲向赵云澜。再厉害的东西这么一顿打,就算不死多少也会受点伤吧,可这东西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赵云澜冷静下来观察着周围,这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除了他身边的东西和对面的怪物,其他他什么都看不到漆黑一片,仿佛他和那个怪物是两个灯泡不停的发着光。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能量体’才是光源,那么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本就没有光源。“妈的,拼了。”猛地挥动鞭子,向后一跃手枪收入怀中,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空白符顺出短靴中的匕首划破手指。顾不上已经扑过来的准备咬他的‘脑袋’用血画符,两张符合在一起,霎时间天雷勾动地火,地下火焰直窜天际黑暗的环境被硬生生裂开了一道口子。

 

刺眼的光源扯开了黑暗不停的涌了进来,刚刚“刀枪不入”的怪物挣扎着被光源吞噬,那“脑袋”也在最后一刻紧紧的咬住赵云澜的胳膊,即使肌肤都被烧出灰了头骨还死死的咬着他的胳膊,牙齿嵌入皮肉挂在他的胳膊上。“这他妈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倔强的骨头。”赵云澜晃了晃头,眼睛还因为刚刚的强光有些发花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抬手掰开骨头扔地上。

 

缓过来的时候,赵云澜才发现他还在刚刚的巷子口,自己刚刚掰开扔地上的头骨也消失不见了,除了还在滴血的伤口还证明刚刚事情的确是发生过,不然他真的要以为那只是一场幻觉了。“完了...沈巍...”刚一想着,就感受到了大地剧烈的震撼,如同地震一般吓得正在街边来往的行人都驻足观望,片刻之后纷纷拿出手机发朋友圈。

 

赵云澜站稳了脚步回头一看,只见沈巍的发现早已凌乱,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来,手中握着百米长的斩魂刀劈在地面上,地面也随之裂开了百米多长的口子。沈巍正单膝跪在地上,呼吸紊乱胸膛剧烈的起伏,眼神失了焦距。“小巍!”赵云澜急忙跑过去,也不顾胳膊上的伤蹲下身子把沈巍紧紧的搂在怀里,亦如万年之前昆仑抱着那个小鬼王一样,“沈巍,醒醒,已经没事了。”

 

赵云澜的声音仿佛闹钟一样,唤醒了沈巍恍惚的精神,茫然的看向赵云澜猛地伸手抱住半响也没有说话。实际上赵云澜根据刚刚自己的遭遇,对沈巍经历了什么也猜出了个大概。这种八竿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指望他说是不可能的了,但看这地面的受损程度也没少担惊受怕。抬手拍着沈巍的后背:“没事了,小巍。”沈巍的额头抵在赵云澜的肩膀上,轻声的唤着:“昆仑...赵云澜...”

 

缓了半天沈巍才缓了神来,抬手推了推眼镜扶着赵云澜一同站了起来。赵云澜看了看地上的大裂口,掏出手机想要给韩沉打个电话说一声,可电话已经在刚刚的打斗中被摔的看不入眼了,暗暗叹了口气:“行了,明天老韩一定会请我喝茶了。”“你的胳膊怎么了?”走到巷口有些光亮沈巍才看清赵云澜还在流血的伤口,伸手直接拉过人的手看着他胳膊上的牙印,眉头都快拧到一起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我怎么了?”不等他说完就被赵云澜打断,随后叹了口气自怨自艾般的说着,“你说我,看到一个和你长得一样的人,扑过来就要亲我啊,又要亲又要咬的,我也不舍得打毕竟和你长着一张脸。但我还是爱你啊,我知道那不是你不能让他亲,就被他咬了一口。”

 

鬼见愁鬼见愁,不知天不怕地不怕,这嘴忽悠人也是一个来一个来的,更何况还是沈巍这种某些方面略傻的人。看着沈巍的脸一会红一会白的,嘴抿得都快没了,也决定不逗他了。收了一脸嬉皮笑脸的玩笑劲,很自觉的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反正他的手现在也开不了车,沈巍从赵云澜的裤子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开车,同样自觉的开车准备回家。

 

“你说这事和你弟弟有关系吗?”赵云澜单手从怀里摸出烟叼嘴里点上,神情有些凝重的看着前方的路。沈巍却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力量把我们两个弄得这么狼狈,肯定不会是他,但估计和他也有一些牵连。”“我压根也没怀疑他,有罗浮生看着他他作不倒哪去,但冥界如果真的有这号人物我也不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还是得找机会去问问他。”

 

沈巍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平静的开车之余回顾这之前的一万多年里为什么从来没有感知到这股强大的能量。赵云澜则没想那么长远,而是想明年应该怎么和韩沉说,这大概也是第一起协助案件中把地给劈了。

 

而韩沉坐在海鲜摊子上和杨修贤一起等着麻小上桌,也不知道怎么得了,连打了三个喷嚏。

————TBC————、

哈哈哈哈哈哈,又是我,我又开始更文了

最近真的是忙到影分身,不过你们发现我有什么变化吗???

那就是我加上了生面,哈哈哈哈哈哈

前段时间身体抱恙一直没来得及更文
被店家鸽了,穷到吃不起饭,拍了片子还没有工钱,也是惨的一匹
我还是安心的更文给大家看吧,但也希望有人能喜欢我的cos(土下座)
真的很谢谢喜欢我的小伙伴,虽然我没啥好喜欢的,hhhh

【韩杨/巍澜】低温烫伤·二

本文涉及白宇角色水仙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cp:韩沉x杨修贤
         沈巍x赵云澜

设定:韩沉,杨修贤白宇角色水仙;赵云澜剧版设定;韩沉,赵云澜警校同学;有自定事件,涉及丧尸。

ps:本章少量血腥描写,不喜勿入;本章主韩杨,下章主巍澜

当韩沉挤过人群来到事发中心时,才发现事情比他想得要严重多了。三四个宛若丧尸的“人”正在啃着一个已经失去意识的男子,只是潦草的看了一眼就知道救不过来了。那人躺在那里也许是因为本能还在小声呻吟着,可肚皮硬是被他们活生生咬开,如同骷髅一样的手伸了进去好像是撕扯一个破布袋子一样,硬把他的肚皮扯开一个洞,肠子也被掏了出来咬的一截一截的,满地的血污被一哄而散的人群踩出几个血脚印。

如果不是当了十年的警察,各种大案子也都办过,他现在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吐出来。“赵云澜,里面出事了进来支援,冷面冷面,进来支援。”闹市区他不能随随便便开枪,打三个人他还是能对付,可谁知道三个无痛感的“丧尸”会怎么样。耳机里没有其他人的回应,只传来了滋滋的电流声,一看衣领上的蓝牙麦,信号已经被人切断了。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抄起一旁的棒球棍毫不客气的一棒子锤在其中一个女性丧尸的后脑上,一脚踹开另一个还在不停把肠子往嘴里塞的秃头胖子。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回身一个胳膊肘怼到扑过来的丧尸脸上。要是普通人类这三下早就够把他们揍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看这几个丧尸完全不给韩沉喘息的机会。

刚刚被一棍子打趴下的丧尸,后脑壳都凹进去了还嚎叫着站起来了,空洞的双眼紧紧盯着韩沉,嘶吼着扑上来就要咬。韩沉反应迅速直接把球棒塞她嘴里想要堵住她的嘴巴,可谁知道那东西仿佛铁齿铜牙一样“咔嚓”一声竟是把棒球棍给咬断了。“这他妈一点反应都没有吗?!”虽然来的时候秦队已经说过这次任务危险,但现在韩沉完全有一种自己就是末世电影里男主角的即视感。

这么想着还抬脚直接把打算啃自己的“丧尸”一脚踩在地上,鼻梁都给踩歪了还挣扎着想要咬他。把断了的棒球棍猛地插进丧尸的胸膛,只见那鬼东西抽搐了几下没了动静,可算是弄死了一个。本以为死了就算了,只见本来还有人型的东西仿佛被什么玩意一点点抽干了一样,大张着嘴嘶吼着硬生生变成了具干尸。

店里的人全都四散奔逃,留韩沉一人于剩下的两个丧尸耗着,本来应该在原地等着韩沉的杨修贤,非但没能留在原地还被人流挤到了大门口。听到人们危言耸听地说着什么丧尸病毒啊,世界末日什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杨修贤开始担心起仅有一面之缘还不知道姓名的小警察了。

“我操...”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跑回酒吧里面就听到韩沉的骂声,跑过去一看更是不得了。韩沉正被一个死胖子般的丧尸压在地上,一条胳膊被咬在嘴里小臂都血肉模糊的,另一只手不停的爆锤那丧尸的脑袋却毫无反应,双腿还在踢着另一个下半身已经被韩沉打残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来不及想那么多,去他妈的杀人犯法,杨修贤只知道再不救小警察,那个小警察就真的要变成小鲜肉了。抄起吧台上的餐刀,一刀插在那个胖子的后脑勺里,用力一拧硬是把刀拧了一圈,脑浆都崩了出来溅了一身。一阵抽搐之后也仿佛被吸干一样变成干尸,嘴却依旧死死地咬着韩沉的胳膊。

脚边还有一个嗷嗷叫唤的东西,顾不上把那玩意的嘴掰开,猛地一脚把他的头踹到桌角上桌子也跟着到了下来把他的头砸豁开,这才彻底不动了。杨修贤也不知道刚刚哪来的勇气一刀弄死的那鬼东西,只是现在他觉得有些腿软。

“都死了吗?”

“死了。”韩沉把干尸的嘴掰开一用力整个下巴都被他卸了下来,牙齿已经深入皮肉留下一排还在冒血的牙印。杨修贤坐在地上大喘着气仿佛刚刚打了一架的是他一样,这也不怪他,一个普通人出来消遣还遇上了丧尸危机换谁都受不了,没直接晕过去都算是好的了。突然一队人拿着枪冲进来:“老大!你没事吧?你受伤了,用不用叫救护车。”

冷面打了个手势让其他人去搜查酒吧,看着韩沉的伤情有些惭愧自己的支援完全不及时。韩沉摆了摆手,抬脚踹开地上的干尸:“不用叫救护车了,我待会自己开车去,你带人去调酒吧的监控录像,这几具干尸带回去核对身份顺便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另一只没受伤的手伸向了杨修贤,“起来吧,刚刚多谢你了。”

“这是...”冷面看着面前陌生的人,又看了看他们的韩神果断决定不问了,转身招呼小警察工作。杨修贤伸手拉住韩沉的手站了起来,看着他胳膊上深深的牙印还在渗血,皱着眉头有些说不明的心疼:“不疼?你还真是虎,一打三?厉害啊。”嘴上对他冷嘲热讽,眼神中却流露着关心。

韩沉看着他的表情也是觉得好笑,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扔杨修贤怀里:“你被咬一次就知道疼不疼了,送我去医院吧,我开不了车了正好去完医院我请你吃点东西。”杨修贤看着他路虎的车钥匙,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资本主义败类的形象,颠着手里的车钥匙:“走吧,我要吃麻小,还有我现在也是你救命恩人了,不打算告诉我你叫什么?”

此时杨修贤的手机正安静的被窝在韩沉的手里,单手敲击了一阵把手机还了回去:“我叫韩沉,刑警,电话号码我留下了。”晃了晃他自己的手机,上面已经存过了杨修贤的电话了,“走吧,再晚夜宵都没得吃了。”

看着手机里备注好的手机号码。“啧...被反将一军啊”虽是这样想着,但还是快步的跟上了韩沉的步伐还不忘喊一句:“你确定不用打狂犬疫苗吗?”韩沉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迈着大步就往外走。

他想确认一件事情,虽说刚刚蓝牙断了信号,但看到那么多人一哄而散赵云澜和沈巍不可能看不到,到现在也没有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溜达到街口的红色吉普车旁。案件还没有批准两组合并调查,特调处又是相对特殊的存在。在正式下达命令前还是最好不要暴露特调处的存在。

电话也打不通,车里也没有人,也不知道沈巍和赵云澜两个人去了哪里。就听见那边杨修贤招呼他上车,便也就不管了。毕竟有沈巍在,赵云澜就一定是安全的。

――――――TBC――――――
lof主集训中,更新略慢,外加前几天被狗咬了,十分难受i

【白龙】小青龙·上

主要交代了一下前世,和我们的小青龙“偶遇”老白
cp:白宇x朱一龙
不粉真人请绕行,不要在这里找存在感谢谢
算是码了一下我下午的脑洞吧



天还泛着青色,微凉的天气弄醒了本就睡得不深的裴文德。看着同行之人还在睡梦之中,周围也没有妖气的存在。裴文德把长剑背在身后,多年的斩妖经历深知妖的狡猾,无法放松警惕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守着。

“嘶——”

一个细微的声音从裴文德的身后传了出来,本能的反应瞬间掏出长剑劈向身后,却什么都没有。裴文德瞬间绷紧了神经,可以隐藏自己气息的妖不好对付,这次护送的路上不能出任何差错,就当他思索的时候又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声音。裴文德觉得奇怪,一手握着剑缓缓的蹲下身子把长剑横在身后提防偷袭。

半响石头下面又传来了声音,微弱的几乎只剩下气音。裴文德伸手把石头推开了一下,几颗已经碎掉的蛇蛋露了出来,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这是声音又从里面传来,听上去更加清
晰,裴文德索性用长剑直接把石头撬开。

一条奄奄一息的小蛇伏在碎蛋壳下,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对于它来说稍显巨大的人类。没有收到惊吓的反应,只是趴在那里看着。裴文德虽是斩妖人,但毕竟自己面前的不过是一条小蛇,就算以后有一天它修炼成妖,但他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一个小生命死了。

手气长剑伸手拎起小蛇放在怀里,那小蛇也不知是饿得没了力气还是信任裴文德一点反抗都没有,还温顺的趴在人的手心里。裴文德就这么抱着小蛇回到了落脚的地方,拿出行囊中在上个镇子买的烧鸡撕下一块,扯成一小条一小条的喂给怀里的小蛇,把水倒在手心里看着它一点点喝下去。

小蛇也在他的照顾下也有了些精神头但还是很虚弱,盘在裴文德的手腕上不愿离开。裴文德看这个小东西也有些灵性,没急着扔下他,一路带着他回到长安城。在即将入宫的时候,裴文德把手上的小蛇拿了下来放在了地上:“走吧,小家伙,你恢复的也差不多了,我是个斩妖人不能养着你,希望你以后如果变成妖不要作恶,我该回去复命了。”

那小家伙恋恋不舍的看着他,探着头想要再爬到裴文德的手腕上,却被他用手指抵住了小脑袋:“乖,不要让我为难。”听了这话小蛇垂下了头,又看了看他转头爬走了。不知道是不是裴文德的错觉,他居然觉得那小蛇走的时候眼泛泪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在他漫长的一生中这只不过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小插曲,甚至在晚年他咏诵佛经的时候,偶尔想起似是有这么一件事。

但佛教有云“有因必有果。”


“喂?妈,你说我好不容易休息自己出来玩一趟,你就安心让我玩玩呗,你说这电话打得我都没手拿香了。对对对...是,这不是接了您的旨特地来烧香拜佛的嘛。放心放心,这就给你发照片...”

再被老妈磨叽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白宇终于成功的挂断了电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一直都是五好学生的他也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去旅游。作为一个应届高考毕业生,在收到录取通知书之后,他就奋不顾身的开始了自己的毕业旅。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来峨眉山拜佛,顺便看看小猴子。

这猴子也看到了,还因为皮想和毛猴自拍一张,被人家把手挠出三道血痕。自认倒霉的同时也只能随随便便的用饮用水清洗一下伤口,继续前去拜佛。买了三根中香,凑到火炉边点香,突然也伸过来三根香还和他是一样的祈福字眼。白宇忍不住好奇抬头一看,正对上一个身穿黑色T恤,头戴白色鸭舌帽的人,脖子上还挂着一个项链看上去像鱼鳞似的。

反正也看不清脸白宇也没太当回事,看着香先点好了便走到佛殿之前毕恭毕敬的三鞠躬,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刚把香插到香坛上,旁边一个熊孩子就拿着旅游景点卖的破弹弓建个石子乱射,其中一个就朝着白宇这边飞过来。

“我靠...”

石子倒是没打着他,一下子打到了其他香客插得香上,插得也不深这么一打直接倒了下去,前面正正好好烫到了白宇手背上的伤口,瞬间疼的呲牙咧嘴的。正当白宇想骂街的时候后面却突然传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只有他能听到却又那么清晰:“还好吗?我背包里有药。”吓得他猛地一回头,正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能稍微矮一些,瘦瘦的显得头有些大。

“额...没事,小伤没问题,我拿矿泉水冲一下就好了。”

另一只手捂住了手背上的伤口,好像不疼了一样没心没肺的咧嘴笑看着那人。却没想到男人突然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拉着他就往一边走,脸上毫无表情仿佛一个面瘫一样:“不行,会感染。”得,不只是面瘫,话还少,看来是个高冷系啊。白宇尬笑着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人的好意,被拉到一边坐在椅子上,任由他处理自己的伤口。

白宇想要看清那人长什么样子,却被帽檐挡得严严实实的,稍微低点头那人就好像感知到了一样,把头埋得更低。也是没招白宇只好放弃了看到他的脸。没一会那人便处理好了白宇的伤口,消过毒又贴上了创口贴才放心下来。

“下回注意,感染了,会留疤。”

一如既往的简介干练,白宇正低着头看着手上印着芒果图案的创口贴就感觉到身边的人站了起来,等他抬头要道谢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觉得是人太多了,隐到了人群里,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连刚刚的好心人名字也忘问了。迫于无奈,只能把这一切当作旅行的奇遇了,背起自己的小背包准备去下一个景点。

——————TBC——————
喜欢的求点赞或者推荐,当然有评论或者打赏最好xxx
好了,我承认我最想要的是评论

突然想到一个梗
就是快本里面小青龙
老裴偶遇一条小青蛇,然后放生了
然后几世轮回之后,小青蛇变成了小青龙
老裴变成了老白,小青龙化名朱一龙
变出小小的龙角抿着嘴唇看着老白
“我是回来报恩的啊,你不喜欢我吗?”

啊_(:з」∠)_想写

【巍澜/韩杨】低温烫伤·一

本文涉及bygg的角色水仙!!!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cp:沈巍x赵云澜
        韩沉x杨修贤

设定:巍澜为原著人设,时间线为大结局后,大封重新封印;赵云澜与韩沉是警校同学;本文无bg线

“近日我市发生出现多起路人突然陷入发狂啃咬周围行人的案件,其案发地点多为闹市区酒吧附近。据了解是一种新的精神疾病,陷入发狂的患者毫无痛感,发病时除了咬人还会伴随脱衣现象,行动宛如丧尸,请市民们多加防范......”

橱窗里的电视机循环播报着新闻内容,过路的行人却一个个低着头玩着手机,耳朵上带着耳机播放音乐,对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偶尔路过几个流浪汉侧头看看也就图个新鲜,啃着手里的面包找晚上可以过夜的地方。

不远处便是酒吧街,随便走进一家里面都是纸醉金迷的男男女女,在夜色的掩护下有的人释放有的人做着见不得光的买卖。街口处停着一辆红色的吉普越野停在路边,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人靠在副驾驶的车门上,手里拿着半瓶长得像酒一样的功能饮料,嬉皮笑脸地和副驾驶上一身正装的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眼神却不停的飘着观察着周围。

“韩沉,我这边目前还没有什么异样,你那么目标出现了吗?”

那人正是赵云澜,微微低下头通过夹在衣领上的传声器和正坐在酒吧里的人说着话。沈巍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目光凛冽看向不远处的小胡同,赵云澜的明鉴也突然有了反应。“还以为只是毒品的事情,没想到到底还是跟这群妖魔鬼怪有关系。”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抖出一根叼在嘴里,一手拿着打火机另一只手护着火低头点烟,借着火光看清楚了黑影所消失的方向。

这会功夫沈巍也从车上走了下来,把教案规规整整的放在包里站在赵云澜的身后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你又抽烟。”赵云澜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臭不要脸的笑容,猛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保证最后一次,走吧,斩魂使大人,把留着的祸害解决了咱俩好去度蜜月。”这么一句话瞬间惹得文质彬彬的沈大教授脸颊发烫,却还是勾起嘴角笑了出来不再计较赵云澜放屁一般的保证,跟在人的身后走向黑影消失的方向。

“No one run run run come here right now , here right now . There`s only one thing that i wanna feel right now...”[注①]

酒吧里放着英文的小黄歌显得逼格高一些,真正的午夜场还没开始,大家都还在搜寻今晚一夜春宵的对象。韩沉坐在离舞台不远处的位置上,桌面上放着一瓶已经喝了一半的格兰菲迪。沙发上还躺着几个还没等到午夜场真正开始就已经醉了的女人,穿着暴露毫不掩饰对韩沉的欲望就连醉倒也偏要把白净的大长腿搭在他的腿上。韩沉倒也懒得推开,本来就是来执行任务的正好伪装的更像一些,仰起头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手里握着酒杯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杯壁。

前段时间多起所谓的“丧尸”事件,表面上被精神疾病的幌子盖了过去,实际上却已经牵扯到已经销声匿迹多年的贩毒组织重新浮出水面,以及国外的僵尸浴盐。若只是单纯的牵扯毒品也就不需要特调处的帮忙,可偏偏这些吸毒之人的死相奇怪。如果说致幻效果所产生的时候人的行为酷似僵尸有情可原,但死相却真的如同僵尸一般,甚至有两具尸体直接变成了干尸,就连法医也查不出死因,那就一定不是以为原因了。

通过周小篆彻夜未眠的网络拦截下,近一个月才拦截下一条粗略的消息,由于对方发现的速度太快唯一能拼凑出的消息就只有今晚在这个酒吧会有毒品交易,因此才会有了韩沉现在左拥右抱的场面。

“老王!存货都给我拿出来!”

突然一个声音在本就喧闹的环境中冒了出来,韩沉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一跳,本能的看向吧台正在和酒保说话的人。一头卷发刘海微长遮住一些眼睛,皮夹克也不肯好好穿着,露着单边的肩膀,里面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背心脖子上还带着个鹰羽项链。看上去就像是个纨绔子弟,那人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痞气,始终咧着嘴角带着坏笑,拿过酒保倒得酒一口引尽。

似乎是察觉到了韩沉的目光,那人转过头正对上韩沉的目光,丝毫不觉得害臊反而举起空酒杯晃了晃,对着韩沉吹了个口哨。韩沉皱了皱眉头回过头不再看他,这么多年只有他调戏别人的份,还没见过谁敢调戏这个局长都得给几分面子的韩神。

本以为就是无意中看到了个小流氓,没想到在韩沉想给自己倒酒的时候,冰桶里的威士忌已经抢先被别人拿了起来,正是刚刚的小混混。“哟,帅哥可以啊,左拥右抱人生赢家啊。”那人好像和韩沉很熟一样,直接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抬脚踩在人旁边的沙发上,“看了我那么久不打算请我喝一杯吗?”

也不知为什么韩沉并不是很反感那人的动作,推开靠在身上已经睡死过去的女人,拍了拍褶皱了的外套:“你已经自己到了一杯了,算我请完了,没事的话麻烦你离开。”连看都没看那人一眼,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目光从人身边穿过一直看着舞台旁边的角落。

那人似是不满意韩沉的反应,直接把睡死的女人抱起来放到地上,自己坐到韩沉的身边:“帅哥自己一个人来这里买醉?失恋了还是想痛快一晚上啊?要是第一个我可以陪你喝点,第二个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韩沉懒得回答他,更多得是专心于自己的任务,看着手表马上就要到午夜场了,交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会在这里进行。

“啧,你妈妈没和你说过不回答别人的话很没有礼貌吗?”那人想要伸手在韩沉面前挥了挥,胳膊肘却无意中撞到了他腋下一块铁疙瘩上。还不等那人有所反应韩沉多年训练出来的应激反应先发挥了作用,伸手捏住人的手腕站起身子反手一拧,另一只手直接按着人的后背把他按在沙发上手反剪在背后。

韩沉低下头有些不悦:“别乱碰,小心碰错东西再走火了。”被按在沙发里的人完全没反应 过来,只觉得肩膀拧得生疼。本来宽松的衣服被这么一弄扯的更大,肩胛骨都露了出来。“靠...你是条子...”那人回头看着韩沉,额前的刘海显得有些凌乱,“警官,我叫杨修贤,这得常客,能不能先把我放开。”

韩沉到底是一个警察,力气着实不小弄得杨修贤整条胳膊都是麻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杨修贤揉着自己已经失去知觉的胳膊,似乎没太把韩沉是警察的事情放在心上:“警官,我拿人格担保,这个店绝对是个好店,在这想约炮都得约完带出去开房,没啥可查的。不过呢...”话锋一转,杨修贤扭过头看着韩沉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警察也可以来这里放松一下啊,我懂,你们这行压力也大,适当的放松也很正常。还有刚刚你说容易走火?我对那个可没兴趣,要说兴趣也顶多就是我对你这个人还挺感兴趣的。”

看着眼前的人,长得倒是不错偏偏这嘴是真能说,说得也是些不讨喜的话,韩沉恨不得直接把他嘴堵上,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顺手从果盘里拿了个苹果塞他嘴里。杨修贤一把抓住了韩沉的手腕,舌尖舔着苹果可由张开嘴让他看到:“警官确定不和我试试?爽飞你,哈哈哈哈...”

还不等韩沉骂他场地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惨叫和东西被砸在地上的东西。两个人都是一惊,看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却只能看到舞池里的人蜂拥而散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完蛋了,你在这等我,哪也不许去。”韩沉甩给杨修贤一句,转身冲进了人堆,逆着人流往里走,等杨修贤再想跟过去的时候就被拥挤的人流隔开,暗骂了句操,没有办法等在原地。

——————TBC——————
注①:出自英文歌 《beast》
喜欢的求推荐求红心qwq,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再穷也会抽出时间更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