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Macmillan

微博ID:努力中的厉钺潇
QQ:2934981534欢迎来勾搭
间歇性踌躇满志,长期性混吃等死

默读 priest 语c群宣
求k
单纯的想开个默读的群
接受原创,可重皮,不审戏
前五个给管理

神佛·玖  图片补档
往后翻,第二页
发个车弄到心累...
关键是以后还有不少车.._:(´_`」 ∠):_ …
这可咋办啊...
要么lofter走剧情向,差不多完结的时候我弄个本子-出来,把肉印本子里?也不会很贵,这么弄真的是太麻烦了,什么软件都吞

求助

谁能告诉我,现在h能发哪...
有段时间没写都不知道了,呜呜呜
占tag致歉
神佛玖一直在被和谐啊

【郭卯/启副】神佛·玖

cp:郭得友x丁卯

         张启山x副官

本章:启副车,郭得友找到正确墓口(本章无小少爷剧情,住启副)


【直接走链接,不好使的话看评论区https://shimo.im/docs/v8VJ2EO2TcI1bRYn】

郭得友深深地困在无穷无尽的环境中,眼前满是一场又一场的噩梦。无助,恐慌压得郭得友几乎要窒息了。“你是小河神,只要是在这水里就没有东西困得住你。”郭得友的耳边突然传来了师父的声音,“现实与幻境,生与死,郭得友,看清楚了,你到底是还活着还是死了。”一句话仿佛点醒了郭得友,伸手摸向胸口的玉坠果然不在。

自古以来白玉以纯净剔透著称,从不曾沾染污秽血腥之物,故自古以来所有的幻术都是以白玉为解阵钥匙,也就无法带到幻术之中。“心静则物静,心明则物清。”郭得友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盘腿坐在地上打坐,念着儿时师父逼自己背的超度死人的佛经,趁着这时脑海中重新整理着思路。

“山南水北为阳,阴阳两届物极向调,则水为阳山为阴。若死生相调则正反相调,五行亦换克之。金木水火土,对应四处墓口以及主墓。五行相生相克,本为相生反为相克。水生金,金为主墓,金克木,木为死穴,水克火,火则生。土已毁,那就只剩下火穴可出。”

再度睁开眼睛时,郭得友已经离开了天井之处,而是坐在一个拱门之前,至于到底是因为刚刚在环境中走到此地还是连天井都是一场幻境就不得而知了。郭得友站起身子看着门上所刻的文字,虽说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至少上面所雕刻的火图腾还是在师父房间里的古书上看到过。

拿出兜里揣着的简易罗盘,指针正指着面前的门,而罗盘上指着的却是水。“这回应该是没错了,这就是仅剩的那个活口了。”郭得友把罗盘揣了回去,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用力的绑在胳膊肘的位置。毒素侵入的速度越来越快,血管已经暴起到了小臂,已经没有时间拖延。郭得友忍下浑身的酸痛和还在渗血的伤口,跑进了拱门。

——————TBC——————
失踪人口回归,没想到我时隔大半年还会更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算了 估计没人看了qwq

鞭策自己更文,启副郭卯的神佛一直没更是因为在和别人谈出本子,但是合作商太不靠谱了,我还是直接更文吧,更完再看出不出本子。峥越的妄想症下周开更

#霹雳布袋戏cos#
#暴雨心奴cos正片#

九千胜是吾的,生是吾的,死也是吾的!只要吾暴雨心奴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得不到,那就是人神共毁之!”

coser:厉钺潇
妆娘:鲁丝兔
摄后:阿桀

一个没有九千胜大人的霏霏

【文临/围临】妄想症·叁

主cp:唐峥x秦越

副cp:苏东x郑艾平

不喜勿入

本章铺垫,最后一张偏甜饼,下章开始紧张

唐峥精神分裂设定,OOC预警







刚从机场开到市里,副驾驶上的苏东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郑艾平看着睡着的人叹了口气,估摸着一打完官司就定机票往回赶,连休息都没好好休息吧。看着人熟睡的模样,郑艾平没忍住玩心大起把车开到了地方也没有叫醒苏东。掏出手机对着毫无防备的人一顿照相,看着苏东微张着嘴呼吸着,郑艾平咽了咽口水“反正他睡着了...没人会知道。”心里这么想着,低头想偷偷亲他一口口。

 

 

“嗡——嗡——”在郑艾平还有一厘米就要亲到苏东时,手机非常不适时的震动起来。吓得郑艾平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猛地做了回去拿过手机一看,正是秦越给他打的电话。这时苏东似乎也是听到了手机震动皱了皱眉头有些转醒的趋势。“喂,干嘛,偏得现在打电话。”看着错过了最佳的偷吻机会,郑艾平忍不住抱怨了两句。

 

 

秦越一脸懵逼的听着电话里没好气的声音:“我是打扰你的美梦了?还是打扰你和苏东上床了?现在可是中午,我打电话怎么了?”郑艾平也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秦越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苏东叹了口气,低头额头抵在方向盘上任命般的问:“不告诉你,突然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你今天不是去看心理医生嘛?”

 

 

此时的秦越也正是背着站在一边玩手机的唐峥偷偷打的电话:“是啊,这不看完了,人家没要我钱我请人家吃个饭...你也知道,我就爱吃路边摊也没啥知道的饭店,有没有啥推荐的?”“你就为了这事给我打电话?上回我说要请你吃结果你嫌贵的那家,他家的西餐还不错。”郑艾平倒是第一次听说心理医生不要钱,虽说满腹狐疑但也没有多问。挂了电话抱着方向盘偏头看着苏东,小声地嘟囔着:“就差一点。”

 

 

苏东似乎有些没睡醒的样子,半眯着眼睛一副懒散的样子看着人:“什么就差一点啊?”眯眸笑看着人,似乎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郑艾平撇了撇嘴:“没什么,走吧,到你说的那家水煮鱼了。”说着解开安全带就想下车,忽然觉得有人拽出了他的手腕用力往回一拉。刚迈出去一条腿的郑艾平猛地被苏东拉了回来,还没等他作何反应,苏东就直接吻了上来。

 

 

吻了半天苏东满意的放开了已经傻掉的人:“走吧,现在不差那一点了。”说完便留郑艾平一个人在车里发呆。郑艾平摸了摸自己微肿的嘴唇,想着刚刚苏东的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实际上他刚刚偷亲那会苏东已经醒了。“一个个的,都爱欺负我...”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忍不住笑了笑,下车看着不远处等着自己的人小跑过去和人共进午餐。

 

 

 

 

一道“炽热”的目光盯得秦越有些发毛,可每次偏头看向唐峥他却都是似笑非笑的样子。“对了,唐医生,你说得我这种病的人多吗?”秦越实在是觉得餐桌上的气氛太过尴尬,不得不没话找话说。唐峥的手机似乎来了消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听了一小段语音:“PTSD患者初期都不会有什么表现,一般只有到中后期才会想着去看心理医生。所以患者数量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吃饭的时候唐峥似乎一直在用手机查着什么,一手用叉子卷起一些意大利面塞到嘴里,一手翻看着手机。反观秦越,正对着唐峥高脚杯里的红酒犯愁。对于一个几乎天天拿酒当白水的人,看着酒不能喝也着实是一种折磨。“你在查什么?”秦越吃不惯西餐,这牛排那么贵还没多少肉,所谓的意大利面还没有家旁边王妈妈做的米线好吃,没一会就吃完了无聊的看着唐峥。

 

 

唐峥嘴里还含着面条,听到秦越的话三两口把意大利面咽进肚里:“我真正研究的一个课题,妄想症型精神分裂。”说话的同时还把手机亮给秦越看,只可惜上面都是英文的秦越什么都看不懂。“你们医生还真厉害,研究的东西都和别人不一样。”秦越感叹了一句,伸手拿出自己的手机翻了翻,里面都是自己和妹妹的合照或者之前去监视时留下的照片。

 

 

“你也有妹妹?”唐峥无疑之间看到了秦越的手机屏幕,正是他和他妹妹的照片。秦越本能的关上手机屏幕警戒的看着人,做卧底多年最怕的就是被别人知道自己家人。唐峥看着秦越这幅警戒的样子连忙摆了摆手:“别担心,只是因为我也有个妹妹,所以问问。”听唐峥这么一说秦越才反应过来自己有点过了,把手机放到一旁揉了把自己的头,舌头舔过嘴唇似乎是围临缓解尴尬:“你也有妹妹啊?多大了?”

 

 

唐峥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看着,不假思索了片刻答道:“应该22了吧,如果两年前没出那场意外的话。”语气平淡的好像再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却弄的秦越一愣:“意外?出什么意外啊?”“她自己不听话,晚上不回家在外面鬼混,上了黑车,后来我报警就只找到了尸体。”唐峥抿了抿唇,低着头一副不愿意提及的样子。

 

 

秦越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又不会安慰人,抬手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事的,过去这么久我也习惯了,人总是要为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唐峥帮秦越解围一样说着,可那语气总是让秦越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只得把这些归结于自己的过度敏感。

 

 

眼看桌上的食物也差不多吃完了,秦越叫来了服务生结账:“唐医生,一会我送你回去?”掏出钱包把里面的银行卡递给了服务生。唐峥摇了摇头拿过手机翻找着些什么:“不用了,我待会直接去附近的服装店买点东西,你先回去吧。别忘了过两天来复查,还有谢谢款待,这家西餐很棒。”

 

 

平时很少有人对秦越这么客气,冷不丁还有点不适应:“没事没事,那后天见吧。这家餐厅也是别人推荐给我的。”秦越看着时间正好该去办事了,也就没和唐峥多说些什么,结完账拿着自己的银行卡就走了。

 

唐峥坐在原地半天没动弹,打开手机屏幕解锁。点开了手机app里的加密相册,里面一张张照片正是秦越,有受伤时病床上的照片,有打架时的照片甚至还有穿着警服时的照片。唐峥从兜里拿出来了一个音乐盒,伸手转动上面的芭蕾舞女孩,天空之城的音乐缓缓地弹奏起来。拿着手机和音乐盒,把音乐盒放在手心里,看着秦越离去的方向站起身子吹着口哨哼着天空之城的旋律,嘴角勾起一抹以为不明的微笑。



————————TBC————————

最近有些忙,更文可能没那么快

马上要开始正文了,谢谢大家还有人看

【文临/围临】妄想症·贰

主cp:唐峥x秦越
副cp:苏东x郑艾平
不喜勿入
本章苏东出场,并且埋有伏笔,属于过渡章

☆注:本章出现的专业名词均来源于百度
         角色有OOC,唐峥精神分裂设定






秦越打开了啤酒坐在沙发上把近几日自己的状况全都说了出来,唐峥只是点点头时不时应着人多的话,一直低着头那笔记录着秦越所说的情况。一连串说了半天秦越也有些口渴,比刚进来的时候也放松了许多,喝着啤酒靠坐在沙发上。唐峥记录完之后抬起头看着人:“之前有经历过和你梦里类似的事情吗?比如目睹同事死去,或者自己受挫?”

这话一说出口,秦越就感觉脑袋嗡的一声,记忆似乎回到了当年自己被出卖的时候。多年的卧底生涯,忍受住无数的考验挨到了毒枭身边,却因为政府内部人的出卖而前功尽弃还费了一条腿。亲眼见证比自己小的化妆侦查员因为忍受不住折磨而暴露,被毒枭枪毙。甚至毒枭下令杀了那个人的家人给警局做警告的时候自己都有参与,手无寸铁的老人,还在妈妈怀里咿呀学语的孩子,和那个失去丈夫连孩子都保护不了的母亲。

“啊——”秦越双手捂着头低头嘶吼了一声,当年虽然他并没有伤害她们一家,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死去一直是深埋在他心里过不去的坎。还有他自己被废了的腿,不愿转文职而选择辞职。那些他几乎已经忘记的,那些他通过酒精麻痹自己的记忆,一切的一切全都被唤醒。唐峥坐到秦越身边伸手拍着人的后背让他一点点缓过来:“没事的,不要再想了,把你现在所回忆出来的东西告诉我。”递给秦越一杯温水让他梳理好自己的情绪。

秦越看了看唐峥,似乎认定了眼前这个心理医生能够帮助自己一样,把曾经作为化妆侦查员所经历的事情全部娓娓道来。唐峥一直看着秦越,认真的听着秦越讲述的每一件事。不知不觉间,等到秦越讲完都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抱歉...一直在说也没注意时间...”看着时间秦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铃铃铃——”一旁的闹钟也突然叫了起来,唐峥抬手按了闹钟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先等我一下,我去吃个药。”

唐峥站起身子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从衣兜里掏出药盒倒了一粒药放在手心里,仰头扔嘴里喝了口水顺下去。“从你所说的症状,和你曾经的经历,初步断定为PTSD患者。”唐峥回到座位上,拿过刚刚的文件低头写着东西。“PTSD?那是什么?严重吗?”秦越一脸懵逼的看着唐峥,从来没听说过的名词让他心里有些打怵。唐峥看着人懵逼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打趣似的笑看着人:“警察同志害怕生病啊?”

似乎是没想到刚刚还十分严肃的唐峥会和自己开玩笑,本来懵逼的人更加懵逼:“啊?啊...我没害怕只是不了解。”唐峥笑了笑开始给人解释:“PTSD就是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指的是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的后遗症。通俗点说就是曾经发生的事情给你的心理阴影太重了,以至于对你的生活产生影响,有些人严重的还会产生过激反应。”

秦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想起了之前郑艾平叫醒自己被自己犯浑掐着脖子按地上的样子。以秦越的手劲每次想到这件事都后怕,从此再也没让任何人叫他起床:“那我这个有什么办法治吗?会不会很麻烦?”唐峥摇了摇头拿出钥匙打开客厅旁边的铁柜子拿出几盒药递给秦越:“说麻烦也麻烦,说不麻烦也不麻烦。你先把这两盒药拿回去,每天吃两片然后隔一天找我复查一次。”

当然,秦越并不知道唐峥接诊别的人都是一周甚至一个月来找他。接过药点了点头放在怀里看着人:“嗯好,那麻烦你了。那我每次几点来?”唐峥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把手机递过去:“加个微信,来之前和我约一下时间,要是平时有什么症状或者有事情来不了就和我说一下。”

加完了微信秦越刚想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一件事,回过头看向唐峥发现唐峥也没有拦着他就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额...多少钱,我好像还没给钱呢?”两人互相对视一阵尴尬的沉默“哈哈哈哈哈哈...”唐峥先打破了沉默,“我很少接诊你这种退伍警察的病人,一般都有专业的心理医生,而且你之前经历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伤,还都是为了人民,就当我帮朋友一个忙不要钱了。”

听着唐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秦越还真信了,而唐峥则是因为对秦越说不出的好感和看秦越的打扮感觉他应该支付不起一次1500的费用。秦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别介啊,那要么我请你吃个饭吧?”“好啊,去哪吃。”如果说秦越只是客气客气,那唐峥真的是不客气一口答应下来,他巴不得和这个人多些接触呢。




“人呢...也没晚点啊,怎么还没到啊...”而这边在机场郑艾平都快急疯了,手机打不通也看不到人,明明飞机每晚点都等了一个小时了还是没看到人。郑艾平电话都打了几十个了,一直都是关机状态,急得他快步走向服务大,打算广播找人。刚走没几步就感觉有人抱住了他的腰,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蹭着:“艾平,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郑艾平认出身后抱着自己的人就是苏东。

郑艾平生气的推开人回头看着他:“你怎么回事啊你?我等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怎么电话都打不通?我多着急你知不知道?”苏东被郑艾平突然的翻脸弄蒙了,毕竟将近小半年没见这一见面就翻脸。“刚才行李托运丢了,我去找行李也没注意...手机今天早上出来的急忘记充电了。”

平时在法庭上叱咤风云的大律师此时正低着头乖乖的在自己的恋人面前认错,毕竟一个好的律师不仅仅要在法庭上表现好,在家也得好好表现。郑艾平看着苏东这样子本来一肚子火也不知道往哪发,歪头撇了撇嘴:“都提醒你几回了...带充电宝,手机充满电,你就是不听...”

听着郑艾平的语气明显有所缓和,苏东也正好找个台阶下又抱住了他:“我们去吃饭好不好?飞机餐超难吃的,我现在都要饿死了,我想吃水煮鱼。”郑艾平推开他撇撇嘴走在前面,还不忘伸手抓着人的单肩包:“就知道吃...我还生气呢。”苏东在人身后一脸宠溺的笑看着人摇了摇头,乖乖跟在人的身后。

因为郑艾平死活不让刚下飞机的苏东开车,美其名曰不可以疲劳驾驶硬是把比自己高的一个大男人塞到副驾驶的位置。苏东倒也没说什么,全程笑眯眯的盯着郑艾平看,本来他眼睛就大,没一会就把郑艾平盯毛了:“你别看了,你看什么呢你,有什么好看的。”看着郑艾平被自己弄得脸都红了,苏东笑的更开心了,眼角的褶子都出来了。

“当然是看你好看了,我这回回来正好休了一个月年假,可惜你那边休不了不然真想去旅游。”苏东还是一直盯着郑艾平看,郑艾平也懒得说他了:“我要是走了,老二能累死。”“所以说嘛,我就在家那么一躺,等你回家就好了。”说话的同时还把椅子给放躺下了,“不过这回终于可以好好陪陪你了。”

郑艾平翻了个大白眼:“就你会贫。”可他却也没注意到,自己上扬的嘴角忍不住的笑容。

————————TBC————————
因为金牌律师还没补完,所以角色可能有些许ooc
涉及到的心理学名词,均是百度差的
不要喷我,因为我不是医学僧
喜欢的留个赞,或者评论,我会超爱你们的Ծ ̮ Ծ